《启蒙六十五》吃莲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9日
       夏天吃莲子就像喝一碗水; 或者, 当它消失时, 它就像一个湖泊, 绿色圆润的叶子像包子一样柔软和绿色。 吃莲花就像来年的盛夏, 总有那么多的期待, 在六七月的莲花里等待。 待到尽头, 清莲静静绽放, 欲乘风, 莲荚掌来; 绿在时光里被切开, 芬芳就像心中的一张桌子:凝视, 相望, 相望, 拜访, 拜访, 相遇, 再相逢, 又一个夏天; 吃莲花, 翠绿幽深迷人,

似曾相识的迷人模样, 你是我的千年。 莲花中, 有流年的尘埃。 空气中有灰尘时可以清洗。 莲心在绿色城堡里许下这个世界的梦想。 一层花有一缕风情, 一束荷叶匍匐万脉, 唯有莲荚是翠绿的莲须, 莲子是前世的浪漫花雪月。 提莲花, 生怕莲花轻跏趺, 借莲花皮筋, 可得一软, 除忧, 载舟, 朵朵莲花入唇腹。 和心。
        小时候吃过小荷花, 还是荷花故里水里常见的东西都在水里。 当我读到“在水义人”这句话时, 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水莲花。 那时, 村里的田地大多是水稻、棉花、苎麻, 荷花只是水田上方的山坡之间, 一条线之间。 我经常记得在雨中从田野上山, 然后冒着烟跑上山。 忙着看了一眼荷花, 还记得那墨绿色的叶子和盛开的荷花, 似乎和今天略有不同。 现在想来, 我知道荷叶的深绿色应该是因为叶子是绿色的, 老了。 墨绿色的荷叶坚韧, 质感也很显眼,

仿佛镶嵌在玉石上, 舍不得彼此打发时间; 荷花的红色, 带着些许深紫色和蓝色, 偶尔看莲花, 尖角的菱形花瓣, 清脆忠贞, 像田间的一头农牛; 也有红色的花朵在水中肆意绽放, 没有怯场, 没有暮光, 没有红尘渡千年的梦。
        其明黄色的莲须与粉红色的细长莲荚形成对比, 优雅地生长在翠绿的溪流中。 毕竟, 莲藕是一种水果。 可以塞进唇间,

唇齿间的缝隙仿佛就像周敦颐的《情莲》里那句“清净而不妖”。 就像那句“出泥而不染”, 从此, 心才会纯洁、圣洁, 不再庸俗。 所以吃荷花, 当你有这种感觉的时候, 夏天就从市场上买荷花, 每天六七颗荷花, 怀孕的时候, 你会得到一个湖, 一个池塘, 或者一滴清凉。
        《赋春》曾记载, 荷花只凿成一个大池, 栽几根茎, 以防漏水。 意思是在水桶之间种莲, 最终因漏水不利于保健, 是“其命之因”。 可见, 荷花的保养不易, 荷花生于水, 自然生于水, 这就是荷花的缘分。 但是, 我也看到对面楼有人的窗户里有一个大水箱养莲花, 因为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大荷叶从它的窗户里伸出来。 它的踪迹, 我没有在莲蓬里看到它的花朵, 或者我去了夏天; 而莲花种植者也被山和月亮所激怒。 有一次他们坐车沿路看山坡, 突然看到山坡上长满了荷花。 一丛大方的荷花已经上山了, 呵呵, 这房子的主人估计还不够江南一家。 山上的月亮, 要从荷花山里捞出来, 放在院子里。钱在路上。 江南不缺荷花。 江南之夏, 荷花盛放, 并非稀奇事。 现在有荷塘, 也有人在旱田种莲。 莲花在千家万户, 南疆绵绵。 在我的记忆中, 有一家人住在荷花丛中。 那天顺着车窗, 欣喜地看到了荷塘和荷花, 荷叶如牡丹般绚丽, 花朵仿佛在飞舞。 , 肆无忌惮的翱翔, 肆无忌惮, 最让人羡慕的是荷塘后面的门。
        莲花池方寸之内, 就可以进入这家的大门。 他不分主客, 日夜进屋。 羡慕, 嫉妒, 恨, 那一刻, 真羡慕这个家的夏天。 时常想起诗人杨万里的诗:“荷叶在天上无限蓝, 荷花在阳光下不一样”。 事实上, 荷花盛会现在是一个特殊的赏荷场所, 游人云集, 池中人头攒动。 荷花似乎也像刘宗元的《小石滩记》中关于游鱼的那句, “好像和游客玩得很开心”。 千鹤万和与游人玩得不亦乐乎, 但江南老百姓的荷花还是很腼腆的, 它们的悦目有时也意味着躲闪, 往往喜欢乡村的淳朴和腼腆 招待客人时的妇女。 状态, 但如果你大胆地对上它村莲的目光, 它还是会猛然回头, 一言不发。 吃荷花,

入夏, 看荷花似采荷花, 船夫与芙蓉面对面, 偶尔切月。 刘桂红, 湖南益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