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财富(2)-----自由的层次和社会发展的意义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3日
       上一篇自由与财富(一)-----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我们讨论了自由是什么、自由的定义以及自由的两个基本层次。今天, 我们将进一步研究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总而言之, 让我们简单地说:自由是主动的:一个生物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以正确的方式、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点、为正确的对象做最合适的事情.从被动的角度来看, 生物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 随时随地用正确的方法阻止一切不正当的事情发生。这个生命体可以是一个人, 一个组织, 也可以是一个国家和民族。主动面是生物体的动作, 主动面和被动面, 即生物体可以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保护自己, 在外界环境的压力或诱惑下, 或在内部压力。例如, 被动地, 在外部环境的压力或诱惑下, 或任何情况、老板、亲友, 或经济和政治的压力或诱惑下, 不要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而且, 这种安全可以通过道德、法律、社会和生存来保障。如果它来自于活体自身的内在压力、药物、赌博、不健康的饮食、性习惯和贪婪, 身体完全可以完全服从自己的主观自由意志, 而克服苦涩的感觉是没有困难的。也就是说, 在任何被动情况下, 活体仍然可以是快乐和安全。
       在《生命运动的基本原理》一书中, 我们提出了社会、市场和物质世界各个层面相互关联的综合金字塔结构, 并基本阐述了各个层面的作用和相互关系。在这里, 我们将其进一步划分为社会、市场和物质生产三个方面, 对各个方面进行进一步的深入分析和详细分析。首先, 所有社会和市场的自由分为两个基本层次: 图 1. 生活的两个基本层次。体现在物质世界层面的自由, 是对生命体的支配, 是管理和占有物质财富的能力, 是对精神和欲望的满足, 是肉体各方面的力量。它可以分为四个层次:利润、权力、潜力(形象、影响力和号召力、名望、声誉)和技能。图 2 生命体的构成与社会的物质世界。好处是利息。它是财富和社会价值的物化形式。是最现实的、物化的、物化的财富。权力是支配的能力, 即个人和组织特定的自我或其他个人和组织支配的范畴和权力。潜在意味着执行, 即在社会法律的规定、规则和规范下, 在社会的各个方面形成权力博弈的能力。从而形成社会层面利益和权力分配发展变化的方向和趋势的驱动力。权力可以划分为“一种潜力(各成分的化学程度), 即个人在社会中的形象、名望、号召力和影响力”。一种情况通常是指一个特定的区域, 领域, 或在一个组织内部, 事物在一定时期内整体发展变化的方向、趋势和驱动力。
       情况是构成这一部分的所有活着的个体的聚合, 组织权力博弈(各组成部分之和的化学势)常被表述为“舆论”。如果各方面力量的博弈能够在社会法律、规则和规范的规定范围内, 在社会公开、公平、公正的监督下进行和完成。我们称之为“道”, 有“道”就可以知道, 知道了就可以达到。也就是说, 只有在社会法的规定下, 规则和规范之间的公平、公正的博弈才能被认可、有意义、能够让人们实现目标。 “国有道则知, 国无道则愚, 知可达, 愚达不达”。一个人需要受过教育, 理性和知识渊博。没有理性, 他的行为是不可预测的和不合理的, 他无法与其他个体进行有效的沟通和合作。愚人以其民不可得, 其国不可得。无论是傻瓜还是愚蠢的国家, 都无法取得真正的成功并实现自己的目标。比如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秩序被彻底破坏, 世界大乱, 大乱, 国家一贫如洗。每个人都是非理性和狂热的。无论是造反派, 还是伟大的领袖, 都没有人能够成功, 也没有人能够成就自己的宿命。目标。但是, 如何对待一个白痴, 或者一个傻瓜, 我们也应该公平公正。 “我不希望别人强加于我, 我也不希望任何东西强加于人。”我们既不能强迫也不能强迫他人。对我来说。傻瓜可以被忽视, 但不能被欺骗。对孩子来说, 弱者应该被关爱, 但不能被宠坏。溺爱和放纵其实是在害他(她)。结果就是傻子更傻, 弱者更弱。大势往往是指事物在更大范围或更长时间内的发展变化的方向、趋势和驱动力。大势往往代表着历史进步的方向和社会发展的内在基本规律。零件往往代表舆论, 大势往往代表“天道”的自然力量。大势可欺, 但不可忽视。这种情况可以被忽视, 但不能被欺负。技术, 即社会和政治制度, 将法律规范在精神层面的自由转化为每个个人、部分、地区或组织在物质层面的特定自由的方法和措施的系统, 包括话语权和执行法律规范。权利、阐述、翻译、理解、知识、信息交流和交换等。个人或组织可以通过特定的制度、制度和社会关系, 使用不同的方法、政治手段和媒体的使用。从而改变自己或组织在社会中的形象、地位、威望和影响力。这种个人或组织将其在社会中的形象、地位、名声和影响力转化为对不同特定社会事件和对象的对这些社会事件和对象的吸引力和特定支配力, 从而形成权力。权力可以分为两种:自然权力和非自然权力。所谓的, 非自然的力量是通过不公正的明示手段, 如欺骗、掩盖真相、误导媒体和舆论, 或者通过暴力、恐怖等手段形成并获得暂时的有利局面、影响或诱惑, 实际支配。非自然力量还包括一些个人和组织。他们在获得权力之前, 用崇高的价值观和道德行为来创造有利于自己光荣形象的社会局面,

从而获得社会法律的合理性和支配权, 但实际上只是为了获得个人权力。因此, 在看待一个人或一个组织时, 不仅要考察获得自己想要的权力之前所遵循的价值观和道德行为准则, 而应该考察获得权力之后的行为和道德情操。不仅要从口头上、表面上考察别人必须遵循的价值观和道德行为准则,

还要考察自己所遵循的价值观和道德行为准则的事实一致性和逻辑一致性。真正有道德, 懂得天道自然之道的人, “我(悟)道是一贯的”。
       而给予他人和社会的, 也应该是“一贯地给予”(把自己奉献给他人, 言行一致)。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在社会中的权力、形象、名誉和影响力, 对于一个生物在社会中的存在具有重要意义。当然, 在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 一个人的合法权利是有法律和制度保障的, 只要一个人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获得和拥有这些财产和财富。他他们的生命和自己的财产可以得到法律和制度的有效保护。在一个法律制度和规则不完善或不存在的社会中, 虽然通过非自然力量获得财产和财富相对容易, 但保护自己的财产和财富就更加困难。被这种非自然力量的形象、名声和影响所保护的财富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财富, 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需要非常高超的政治手段、技巧来维持自己的权力。在这样的社会里, 权力和暴力高于一切社会规则和道德伦理。因此, 在这样的社会中, 权力至上和官员的标准自然形成了人们生活和存在的基础。在法治体系健全的社会中, 个人和社会群体只需要遵循法律规范, 就可以实现个人理想, 积累财富。然而, 在一个法律制度不完善或不存在的社会中, 个人生存不仅仅是积累财富。而且, 争取财富保护权已经成为个人生存的必要手段。因此, 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中的人生哲学倡导和推崇“学而优则仕, 读书而为官”, “凡事劣而读书高”, 以及为官的标准, 领导和权力是最重要的。不能适当地激励和鼓励通过劳动和管理实现个人价值和创造社会财富, 而不能歧视发明创造、科学、商业、技术和艺术, 劳动者和创造者没有得到社会尊重他们应得的。体重和状态。图3 生活和社会的精神世界构成了精神层面的自由, 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理性、价值观(包括政治信仰、理想社会、理想生活)、宗教信仰。逻辑是指通过逻辑、思辨、理性的意识形态所规范的社会组织和结构, 通过理性思辨、推理和演绎形成的原则和规律体系。价值观和政治信仰是社会个体和社会组织对社会中出现的事物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中判断“是非”、“好与坏”、“美与丑”的直接价值取向.宗教信仰是对人类个体和整个人类社会存在的终极关怀和价值。宗教是关于人类个体和人类社会存在的终极意义和价值, 因此宗教信仰似乎直接关系到一个人的个人价值的实现, 一个社会的发展和成功, 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各个国家和国家红会。关系。从而使宗教信仰看起来完全不存在和不重要。政治信仰和价值观缺一不可。当然, 政治信仰和宗教信仰其实属于不同的层次和范畴。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法、马克思主义, 其实应该属于一种政治信仰。事实上, 一些宗教信仰会对个人的政治信仰、人类社会生活的价值观、社会发展的大势所产生的影响最久、最根本。综上所述, 综合了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各个层次, 在?兴趣:物质财富?权利潜力:名望、声誉、地位地位、影响力和号召力 决定社会发展的结构形式和进步的最重要的作用是理论和规律的水平。是维持特定社会个体、组织和地区稳定的技术层面, 即社会运行的特定制度和制度。从而进一步确定了社会各部分的状况和形式, 这些社会模式、状况和形式对社会组织和个人产生了实际的支配地位和能力。所以, 一个真正的当权者, 必须具备自然规律的合理性, 必须能够塑造自己“功”、“广”、“信”、“敏”、“慧”的真实自然人格。 “(带“徽”)名誉、地位、公信力、号召力和影响力、良好的公众形象), 正确判断形势, 对待不同势力要“大方”, 准确把握历史和社会发展的大势”敏感”(即具有洞察趋势的能力)。在物质世界中, 完整的逻辑理性和相关的法律制度是最重要的, 是物质世界有序社会的基本形式、形成、维持和发展。 “理性”是指每个具有正常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或者说是组织心中的“王”, 即每个生命体能够相互理解、思考、交流、沟通和协调的行动与自治基地。 “理性与逻辑”源于特定的社会生活身体, 或从组织到普遍的个体和组织的抽象, 是人类从具体的物质世界到大脑中抽象的精神世界的理解、重复和继承的基本接口, 具有从具体到抽象的个体、从局部到抽象的能力。整体, 从个别时期到一般时期的相对稳定性。所以, 原则上, 理性走遍天下, 不理性寸步难行。所以, 要想说服别人, 就必须讲道理。只有从法理方面, 寻求合理的合法性。个人权利是永久的和平与安全。虽然, 法理体系往往受到更高层次、价值观念、政治信仰、宗教信仰的影响, 因人而异, 因人而异。然而, 一个好的社会法学体系应该能够容纳和允许特定个体和社会组织价值观、政治和宗教信仰的多样性、可变性和发展性。并保持其自身系统的稳定(因此, “君子和而不同”)。因为社会法学体系是人类社会、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一个相对稳定的共同接口。将社会法建构为整个物质世界(一个国家或民族)往往需要一个相对较长的历史时期, 这相当于每个个人或一个组织的精神世界的变化要慢得多。因此, 一个理想的政治法律制度应该完全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政治信仰和价值体系, 即允许和保障宗教信仰、政治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 应该与政治和宗教完全分开。 .例如, 在民主国家, 各种形式的原则上, 一切社会组织和形式在不对社会造成暴力危害的情况下, 均应予以允许。在美国、加拿大和以色列, 允许各种社会组织和形式自发组织, 例如:“社区集体”、“新教独立社区”。 .还有很多。任何社会原则和法律的逻辑体系都不应针对任何特定的社会组织或个人。相反, 它只涉及社会组织和对象的抽象类别。因此, 对于同一类型的特定个人和组织, 是完全平等的, 即规则面前人人平等。国家最普遍的原则和法律的逻辑体系是“宪法”。宪法对在国家和政治组织中拥有公民(国家)权力的每个人都具有同等的平等原则。对于从事或参与不同特殊层次的社会组织、岗位、不同市场、不同职业, 在《宪法》的基础上, 可以有更专业、更特殊、更高要求的逻辑体系。比如对于教师、医生、律师、公务员、国家执法人员或者党组织等, 只能有更高更严格的法律制度, 即任何具体的、特殊的法律制度都必须在宪法的规范, 绝对不能超越或凌驾于宪法规定的个人权力。对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 每一部分都应该有适合不同部门、不同社会群体的法律制度。这个一般规律或法律的每一部分, 不同社会群体的规律, 采用不同的方法和手段, 具体转化为, 针对具体事件, 具体社会个体、组织的具体措施或实施。我们称之为“状态机”。定义:所谓国家机器, 就是将抽象的国家“法律”体系通过国家体系和制度实施并转化为每个社会个体、组织、时间和地区的行动的工具, 以实现协同合作。社会有机整体的分工。在现代文明社会中, 其“理法”体系是一个开放的、比较完整的逻辑体系。因此, 每一个社会成员和组织, 或许都可以在社交平台上, 利用这样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理性框架, 根据自己的特长和爱好, 主动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社会角色, 表达自己, 做到最好和最通过市场或其他竞争对资源进行最有效的社会配置。这个状态机最大的作用就是提供这样一个开放、公平、公正的社会“平台”, 基于一个合理的框架和各种门类, 各种“试管”, “活塞”, 各个方面都受到法律的规范, 使社会 各种力量在这些“平台”或“活塞”或“试管”中进行“化学反应”和博弈, 从而推动社会进步。并且每个社会成员和个体都根据自己的特长、艺术、知识、技能、气质和爱好(化学度)相互交流, 以达到最大限度的人格解放、自我实现和自由表达。但是,

在另一个非文明社会, 国家机器可能成为阶级压迫的暴力工具, 统治阶级执行统治者的意志, 迫使社会和组织的每一位成员被动地接受和执行。把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变成没有自由选择和独立思考能力和个性的螺丝钉。因此, 他们将国家机器定义为统治者的暴力压迫工具。在这样的国家机器中, 个人的自由和创造力将受到最大程度的限制。每个个人和组织都必须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方式寻求生存的自由和机会。这样的专制文化及其衍生出的犬儒、炒锅、投机、泥巴、争吵在窝里, 样子不一样, 阴谋、阴谋、欺骗的文化自然形成, 因为只有这样, 个人或组织才能在被压迫的空间中获得一点自由和生存。因此, 真正的国家机器不应该是暴力阶级压迫的工具, 而应该是“机器”而不是“武器”。一个专制、非理性、暴力的国家实际上将国家变成了“武器”, 而不是国家“机器”。这种国器除了杀戮和战争, 没有其他用途, 对内“磨肉”, 对外“侵略”。我们知道, 在物质世界中, 设备和机器是根据基本的机械、物理和化学原理以及自然规律设计的, 以实现人们需要的功能并生产产品。在一个文明的世界里, 国家机器也必须按照社会运动的基本规律、社会法律制度的逻辑关联性和一致性来设计和运行(当然, 人类对绝对精神世界的理解是有限的, 这完全符合绝对精神世界的理想)化学法系未必为人类所认可与知识一起存在)。然而, 只有这样, 这台机器才能流畅、准确地表现现实, 表现出它应有的社会组织和设计功能。也就是说, 才能真正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如果国家机器只是一种暴力专政来执行统治者意志的手段, 那么这样的国家机器就不会考虑必须遵循的社会运动规律, 市场规律和社会规律的逻辑关联和一致性, 可以完全无视。不择手段地执行统治者个人随意的、无法无天的自由意志。这样的状态机器可以随时随地失控, 产生完全不可预知的崩溃、混乱、饥荒和各种形式的社会生态灾难, 从而对社会的每一位成员实现和产生恐怖、残酷的杀戮和迫害, 甚至统治。对于作者本人来说, 中国历史上意外去世的帝王不计其数。这样的状态机, 基本上就是为危害自然、杀人的掠夺性群体的绞肉机。即使少数统治者有自己好的价值观、出发点和理想, 也无法真正成功。因此, “无道之国是愚昧的, 是愚昧的。”从表面上看, 物质层次越低, 离我们越近, 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就越直接。精神层次越高, 离我们越远, 对我们的影响就越小。事实上, 正如我在《生命运动的基本原理》一书中所解释的, 较低的物质层次是较高精神层次的具体体现和体现。从基本面和长期的角度来看, 任何更高的等级自由将为下级自由提供更根本、更长远的安全保障。高层次的财富是软的、女性化的、隐性的精神财富, 而低层次的物质财富是明显的、真实的、直接的、不断变化的财富。物质财富基本相同, 即金钱、权力、性。所以, “小人同而异”。他们都忙于为权力、阴谋和阴谋而战。如果物质财富没有权力保证;如果权力得不到社会法的合理性保障;如果是社会法, 规则体系不被普遍认可的价值观所认可;如果整个社会没有价值观、政治或宗教信仰的支持和指导。一个稳定而持久的社会秩序无法形成并维持其应有的可持续性。如果一个人有钱, 他有权力, 但属于非自然的财富和权力。没有合法的社会形象和名誉, 没有法律依据来巩固这些财富和权力的合法性。他应该立即将自己现有的财富和权力转化为自己良好的社会形象和声誉, 积极建立法律基础和社会制度以巩固权力的合法性, 同时全力以赴建立普遍的价值观得到社会的认可。将不自然部分的财富和力量分离和牺牲, 将其转化为柔软的、女性化的、隐藏的、对自己有益的高级精神财富和力量。否则, 一旦真相大白, 名誉扫地, 终有一天名誉扫地, 一切自我显现、体现的社会财富和权力都将瞬间化为乌有。变成了虚无。在法治和规范的社会秩序中, 只有非常愚蠢的人才会牺牲自己的形象、声誉和个人尊严, 以换取表面上的、真实的、不断变化的财富和权力, 而没有真正的基础。所以, 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所说, 把自己放在有利的位置上, 远比实际具体的财富和权力更重要。任何社会个人、组织或国家的财富, 实际上都由财富两部分组成, 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而且, 精神财富的价值远比物质财富重要, 因为精神财富本质上是物质财富的源泉和守护神。什么构成个人、组织或国家的精神财富?它是一个人, 一个国家的信仰体系, 一个社会群体, 一个国家存在的法律基础。就是把这样的精神和意识形态转化为社会每个个体和组织的自发协调, 能够散发出来的热情。 、制度和制度的劳动能力和创造力, 是这样一个社会的基本建设。从而形成了良好有序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生态环境。如果一个人或一个家庭希望给后代留下遗产, 最好最有价值的遗产实际上是精神遗产, 其次是物质遗产。我们都需要仔细考虑以色列这个民族。为什么他们的家庭教育和孩子的启蒙教育要从信仰和价值观开始?为什么以色列民族如此伟大, 为人类贡献了卓越的精神和物质财富富有的?当然, 中华民族为人类做出了很多贡献, 但我们缺乏两个层面的基础建设。一方面, 有一种宗教能够真正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指导具体的社会实践, 上下级之间在逻辑上是一致的。信仰。另一方面, 有一个合乎逻辑的、合理的、连贯的、完整的法律制度。在政治文明、社会法治、司法制度建设等方面, 今天我们仍然落后于西方文明。当然, 中华文化曾经在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中拥有最辉煌的辉煌, 但在分工复杂、分化复杂的现代文明中, 这样的辉煌一去不复返了。在另一篇文章中, 我将利用上述逻辑框架来分析和解释为什么中华文明能够在自给自足的农耕文明中生存数千年。